城市

当前位置:文化汇>城市>话说城市>正文

令人流连忘返的巩义石窟

来源:原创复旦姜鹏  发布日期:2020-11-07 18:44

令人流连忘返的巩义石窟 。——编者按

今年5月,河南巩义的双槐树遗址大火了一把,考古工作者们认为这是一处距今5300多年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遗址, “夏商周断代工程”首席科学家李伯谦教授更是声称,“不排除双槐树遗址是黄帝时代的都邑所在”。

且不论双槐树是否真的就是黄帝时代的都邑,既然都到了河南,我们自然是要慕名前往这个最新发现的古代遗址。于是游学第三天,8月 20号,我们一行人从安阳出发,历经四个小时急行军(大巴车都快累吐血了),终于在中午12点左右抵达了双槐树遗址附近,结果发现,车根本开不进去。

当天河南下雨,雨量不大不小,刚好把通往遗址的小土路变成“水泥路”,我们刚到路口,就看到一辆小轿车阵亡在泥坑里。据史小鱼观察,但凡四个轱辘以上的车开进去,估计两分钟之后都得被拖着出来。

我们在距离双槐树遗址三百米的地方望眼欲穿,最终含恨离去。不过没关系,虽然遗址没看到,但讲解不能少,爱岗敬业姜老师在大巴车上和大家聊起了这个遗址的几个知识点。

其中,最有意思的应该是“北斗九星”。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史小鱼内心是懵圈的,我觉得骗人也得按照基本法,明明是七星,怎么就九星了?结果看了河洛古国的星象模拟图,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。

姜老师说,按照河洛古国“北斗九星”中多出来的那两颗星,叫“左辅右弼”。但有意思的是,河洛古国的北斗九星,和后来道教中的北斗九星又不一样,其中比较明显的就是这个九号星的位置。

这并不是说五千多年前生活在“河洛古国”的古人观星不准确,更有可能的是,当时古人所能观察到的星,后世可能已经观测不到了。就四五千年前的观看星象的水平而言,全世界范围内,中国人的观测最为准确,错误最少。

从河洛古国离开后,我们光速吃了个午饭,随后便前往下一个参观地——巩义博物馆。

河南不愧是中华文明发源之地,即便是面积较小的巩义博物馆,里面也藏着不少好东西。在农村生活过的孩子应该知道,鸭子是仅次于大鹅和土狗的乡间恶霸,但博物馆里的一件文物,彻底改变了史小鱼对鸭子的印象。

这件制作于唐代的三彩鸭衔梅花杯(叼花鸭美男)是巩义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。仔细看上去,鸭子屈背回首,嘴里含着一片梅花瓣,身上羽毛纹饰清晰,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唐三彩中的精品。

和这件文物同属于镇馆之宝的还有这件三彩杯。这件文物的杯沿两侧对称透雕着八个小孔,两侧各四个,杯内是黄、绿、白三色梅花点彩。史小鱼围着这件文物看了好久,并因此导致掉队……(这件实在是太好看了!假如这件文物出了同款文创产品,我史小鱼肯定第一个氪爆)

说完两个高颜值的,再说一个高智商的,这件卧羊铜灯制作于汉代,各位能想象的到它是如何使用的吗?

不使用的时候这样放置,就是一尊精美的卧羊雕像。

使用的时候这样放置,蜡烛放在托盘上,蜡油会顺着托盘流进卧羊体内,进行保存。(我寻思你都能弄这么高水平的东西了,还差这点蜡油钱?)不过不开玩笑的说,这件文物真的很有想象力和创造力,以至于有一瞬间我甚至怀疑翻盖手机从它这借鉴了灵感。

除了这几个重点文物,巩义博物馆中其他的文物也都很“风趣”。

时间紧,任务重,效率高得像做梦。从巩义博物馆出来后,我们一行人直奔当日的第三个参观地——宋陵,准确来说,是作为北宋宋仁宗寝陵的永昭陵。

坐落于巩义的宋陵是我国现存最大,地面遗址最完整的帝陵群之一,北宋九帝当中,除了宋徽宗、宋钦宗被金人掳走之外,其余七位皇帝都葬在这里,外加上赵匡胤父亲的陵墓,这里统称为“七帝八陵”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巩义这片土地成了北宋皇陵的所在之地?一方面,巩义位于嵩山之北,黄河之南,在古人眼里,按照阴阳的划分,山北水南为阴,因此这里适合修建陵墓。另一方面,宋代流行“五音利姓说”,这个理论比较复杂,简单来说,就是北宋赵家皇帝应当在西方安葬,而且所葬之地应该东高西低,巩义则完美满足了这些要求。

从宋陵之后,我们前往当日的最后一个参观地——巩义石窟。

说起国内的石窟,我们一般会想起的都是莫高窟这样的大窟,但实际上,巩义石窟虽然规模不大,但给人带来的惊喜数不胜数。

如果各位还记得中小学时接受过的历史教育,应该还记得《帝后礼佛图》,《帝后礼佛图》一共有两套,其中一套被雕刻于龙门石窟,但在上个世纪被盗往美国,而另一套,则被雕刻在巩义石窟内,这也是国内目前仅存的一套《帝后礼佛图》浮雕。

先不论石窟寺内的大佛、飞天和壁画,光看这一张图片,就有一些可说的。

这张图片是史小鱼在石窟外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拍的,回来研究一下后,发现上面的文字写的是,“唐龙朔元年四月八日,巩县河滨乡杨元轨妻王, 上为皇帝陛下,并为亡考妣及兄弟姊妹等敬造释伽无尼佛一区, 合家供养佛时”。

大意就是说一位王氏为她自己及家人供养佛像,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一次由女性主动发起的礼佛活动,王氏自己拿出钱财,请人修建佛像,而非寄名于家族或丈夫名下,这也和唐代女性自我意识以及社会地位的提高不谋而合。

当然,石窟寺的雕刻艺术也十分精美,即便部分被损毁,也难以掩盖它昔日的辉煌。

从巩义石窟离开,已临近傍晚,我们也结束了当日的游学活动。明天,我们将正式前往洛阳,开启洛阳之旅。

原标题:令人流连忘返的巩义石窟 

免责声明: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,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,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,请发邮件至web@ilong.cn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。

分享到各大社区